伊斯兰教-邪恶的源泉 -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1-15 15:11:00   浏览次数:0

    从以上摘自《古兰经》的“圣训”中,不难理解为何会有不胜枚举的穆斯林恐怖分子,在世界各地频频制造骇人听闻的恐怖暴力事件:从2001年9·11穆斯林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毁纽约世贸大厦,到2015年1·7制造巴黎《查理周刊》血案;从以色列频发人体炸弹制造恐怖屠杀,到ISIS滥杀老幼妇孺并对捕获的美国记者施行斩首。

    二,伊斯兰教在欧洲的“绿色扩张路线图”

    网民“雅科夫”曾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伊斯兰教的“绿色扩张路线图”:

    1、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哎,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但不跟他们接触不就行了嘛)——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站住了脚。 

    2、既然站住了脚,那么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区了。这个进程会持续几十年,几十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周围已经到处是“他们”。“他们”游走于我们的开放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的圈子针插不进——除非“我们”也皈依了“他们”的伊斯兰教。 

    3、第三步,你会发现身边的暴力和犯罪现象突然增加,人们惊讶地发现周围突然到处是某族小偷。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断地发展:又过了多年,而现在,据说这些家伙已经动不动就砍人了。 

    4、第四步,犯罪行为会升级到群体性暴力,“他们”十分善于结为一体对付单个的“我们”,侵占财产,强占耕地,让“我们”生活在威胁的阴影中。 

    5、第五步,群体性暴力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动不动就出动几十、几百殴打、骚扰“我们”。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面临选择:如果有可去的地方,“我们”就得背井离乡;如果没有可去的地方,“我们”要么继续在惊恐中度日,要么不如皈依“他们”,以免遭迫害。 

    6、OK,至此,某个特定地域的绿化已经接近完成,其标志是,“他们”占了局部人口的简单多数,或者是相对多数(即成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这时,“他们”就要闹独立、闹分裂了,“他们”闹独立时既有“温和派”(文的),也有“激进派”(武的),还有“犯罪派”(无间道),你兴兵围剿,“温和派”就来宣扬和平;你罢兵休战,“激进派”就来杀人防火,而“无间道”是不管文武,片刻不歇。 

    7、此时的“我们”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屈膝投降,看着那块地方分裂出去,眼睁睁地看着留在那里的“我们”的同胞被迫害、被驱赶、被屠杀、被同化;要么,奋起反抗。 

    8、同意他们分裂出去就能乞求来和平吗?就能结束这绿化步骤吗?谁要相信这个,那他的智商不会高于60。这个分裂过程永远不会停止,过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进程重新进入了“步骤一”,或者“步骤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

    对此,有网民如此写道:当穆斯林来传道到时,我保持沉默,因为反正我不会信;当他们建清真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会去拜真主而只拜菩萨;当他们建立宗教学校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会送孩子去那儿上学;当他们不说普通话不过春节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家会过;当他们开始禁止餐馆里吃猪肉喝酒时,周围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三,《查理周刊》血案是法国伊斯兰化进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件

    众所周知,由于最近数十年来,欧洲主要国家作为殖民时代一些伊斯兰国家的前宗主国,对来自这些伊斯兰国家的移民采取非常宽松的政策。由于这些伊斯兰移民保持了远超欧洲国家本土居民的生育率,几乎所有的西欧国家都面临着穆斯林人口剧增的问题。无不为伊斯兰国家的移民带来的高生育率,正在改变各自国家的人口结构和文明色彩,而感到极大的困扰。

    其中,尤以法国政府感到最棘手。法国曾经是北非伊斯兰国家的主要殖民主义宗主国,法国的殖民主义政策与其它欧洲国家有所不同。在历史上,法国作为殖民者,不许可殖民地的原住民高度自治,而是对殖民地实行法国化的全面改造。不仅强制殖民地的原住民学习法语,而且对殖民地的社会制度也依照法国的模式加以改造,甚至把一些殖民地看作是法国领土的一部分,称为法国的“海外省”,笼统把以法国为中心的所有海外殖民地称为“法语世界”,企图以此维护永固的殖民制度,建设一个具有法国特色的世界霸权。

    然而,在二战之后的反殖民主义浪潮高涨时代,法国迫于世界大势,也被迫允许这些伊斯兰地区的殖民地获得独立,但仍旧维持不平等的经济关系,并且持续不断地从这些伊斯兰地区引进廉价劳动力。 于是,这些会说法语的北非穆斯林人口大量涌入法国本土,从而导致短短的半个世纪中,从殖民地移居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增加了五十倍,如今早已经超过六百万人。

    令法国当局和殖民主义学者们感到意外的是,这些穆斯林虽然愿意学习法语,留下来在法国读书工作挣法郎,但不愿意放弃伊斯兰教信仰,也不接受法国的西方世俗文化,却严格保持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和伊斯兰教特征。这些穆斯林男女虽然脱去了阿拉伯大袍,摘掉了面纱,穿上牛仔裤,说一口标准的法语,但其伊斯兰思维方式没有得到改造,全成为地道的法国穆斯林。在相当一段时期内,根据一些法国学者们的政治设计和规划,政府对进入法国的移民,不承认他们的宗教信仰,所以,在法国历来的人口普查中,没有“宗教”这个项目。法国当局想当然地以为,只要不给这些移民信仰的地位,以后这些非法国本土的宗教信仰就自然消融不存在了,都接受了法国的“美好自由的生活”。 

    社会学研究和人口统计学的专家们后来发现,不承认这些穆斯林移民的信仰,不仅是掩耳盗铃,而且潜伏着严重的社会危机。例如,目前生活在法国的穆斯林人群中,25岁的年轻人占三分之一﹐他们坚持自己是穆斯林,信仰伊斯兰教,拒不接受西方生活方式的改造,以伊斯兰教的传统体制组织活动。 法国政府主导的文化融合政策,曾经鼓励过穆斯林与法国人通婚,来消化穆斯林,结果发现世界各地来的穆斯林都遵守伊斯兰的婚姻法制,以要求对方归信伊斯兰为结婚条件,所以凡是与穆斯林结婚的法国女子或男孩都变成了新穆斯林,更加增加了穆斯林的人口。有相关专家警告说:这是一个可怕的趋势,因为根据计算,这样下去再过25年,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将超过半数,法国此前所秉持的西方基督教文明将无法维持。到那时,按照大多数人口的选举民主,要不了多长时间,民选的法国政府可能会宣布,法国已经和平演变成了一个伊斯兰国家。

    事实上,穆斯林人口迅速增长的趋势在大部份西欧国家是普遍现象,虽然许多国家都在努力控制穆斯林组织和社会团体过快发展﹐但伊斯兰的教义有充份抵制外来文化改造的固有潜力,使这些国家大多数设想和规划都化为泡影。 其中,法国的内政部长尼克拉斯·沙克兹曾经提出过一个改造伊斯兰的规划﹐国家出资培养法国本土化的伊玛目和清真寺教长﹐公开承认穆斯林组织的合法性﹐实现“法国式伊斯兰教会”的目标。 为此,他曾亲自出马创建“温和型”的“全法国穆斯林协会”。 然而,观察家们很快发现,这个协会对法国的极端伊斯兰份子毫无约束力。因为穆斯林社会只相信《古兰经》中真主的启示,不迷信个人或组织。 任何组织如果做出背离《古兰经》的决策,立即会成为伊斯兰教信徒的敌人,而遭到没有宽容精神的穆斯林社会唾弃。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最近发生的抗议法国议会考虑禁止学校女生戴盖头的法律,每天都有数万穆斯林上街抗议,示威游行。然而,法国官办的全法国穆斯林协会却动作谨慎,不但没有发表一句拥护法国议会的声明,反而为了讨好闹事的穆斯林,对各路记者的访问都一律表示支持穆斯林民众的要求。

    迄今为止,法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穆斯林,普遍的思想是,他们是“生活在异教徒国家的穆斯林”,不但不接受自己的生活融入基督教文明,而且决心用伊斯兰教义来改造西方社会。虽然在所有西欧国家中,法国比较成功地淡化了传统的天主教,推崇法国式的自由主义,如两性自由和享乐主义,成为改造伊斯兰教会的强大政治和文化力量,试图引导法国人不分宗教信仰,全堕入香水与美酒的醉生梦死的世俗生活中,但早有学者们从西方心理学理论上认为,只要用同样的方法也可以改造穆斯林,让他们享受男女欢爱的性解放和追求物质享受,变成下层社会的色鬼和酒徒,彻底软化他们的骨气,摧毁他们的意志,诱使他们自动放弃信仰真主,在生活方式上与基督教徒们趋同,但是,无情的事实告诉人们,法国政府所奉行的这一策略并没有奏效。法国的世俗主义文化政策尽管使法国很多原住民放弃了信仰,让这些国民成为了组成信仰真空和道德危机国家的成员,但这个形势恰恰使法国的穆斯林教徒看到宣传和发展伊斯兰的良好机遇:因为一个社会必须要有精神支柱或信仰支柱。对此,法国的国际问题专家们警告说,法国必须忍受过去错误殖民政策的苦果。他们形容说,法国从法语联邦(la francophonie)引进的穆斯林小公鸡,都快要长大在天亮前啼叫了。

    法国的政客们原来想用金钱和美女把他们改造成顺服的绵羊,但他们长出了雄伟的公鸡冠,压制不住要大声鸣叫的天性。 法国的历史学家们说,法国过去在支持反苏联运动时,也曾从苏联地区接纳过穆斯林,但他们没有给法国造成任何麻烦。 现代的社会学家们批评历史教授们看问题太单纯和片面。当时那些前苏联穆斯林和以后的伊朗革命前进入法国的穆斯林,只把法国当跳板和庇护所,一旦国内情况好转,立即告别法国而去。 而当前这些前法国殖民地的穆斯林移民们,他们进入法国是为了就业、安家、定居,在法国生儿育女,进而建立稳固的穆斯林社会,绝不会放弃伊斯兰信仰和文化。这些移民进入法国和欧洲国家的穆斯林在动身前就有了思想准备,他们相信这些是高喊“平等﹑自由﹑博爱”的国家,绝不会禁止他们的信仰自由。 穆斯林珍视信仰的伊玛尼,胜过金钱和生命。 穆斯林的先知至圣穆罕默德是以迁移获得伊斯兰成功的先例,《古兰经》的许多经文鼓励穆斯林为争取更好的生活和传播伊斯兰到异国他乡去移民。因此穆斯林的“迁移”是传统的圣行,是伊斯兰传播到世界各地的主要途径。 战后有两千万穆斯林迁移到西欧国家,他们来寻求美好的生活,也承担着传播伊斯兰的神圣使命。因此,希望用西方腐朽的生活方式改造穆斯林,纯属痴心妄想。

    西方学者和政治家们运筹帷幄﹐密谋了几十年的美梦即将成为泡影,现在想把这些穆斯林请回老家,为时已晚。

    四、伊斯兰教在欧洲的急速扩张将成世界的乱源

    西方文明所奉行的“宗教自由”普世原则,令伊斯兰教中的极端分子和原教旨主义者,频频使用暴力手段危害西方社会或侵害西方利益,均被短视的西方各国政府定义为“恐怖主义行为”,而有意无意忽略或淡化这种隐藏在伊斯兰教徒中的极端分子自杀性攻击后面的伊斯兰教义中的原因。虽然穆斯林极端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一次次令西方社会大吃苦头,却没有一次促使西方社会主流人群正视这种“恐怖主义行为”是源于伊斯兰教的“圣训”使然。

    西方世界屡屡遭受伊斯兰教徒中的极端分子伤害,次次头痛医脚式地用“恐怖主义分子”来定义这些具有伊斯兰教身份的暴徒,试图绕过“宗教自由”的政治正确障碍,来解决伊斯兰教扩张带来的危机。比如这次发生在巴黎的《查理周刊》血案,竟被法国奥朗德政府定义为“暴力侵害言论自由”的案例。如果以法国这种方式来对付伊斯兰教中的极端势力挑战,将无助于西方社会解决穆斯林极端分子频频制造恐怖暴力活动,必然导致西方各国面对伊斯兰教中的极端势力侵害,处于按起葫芦浮起瓢的被动状态。

    从严格的意义上上说,无论是发生在以色列的自杀炸弹袭击,还是发生在巴黎《查理周刊》编辑部的屠杀事件,都是源于伊斯兰教文明跟基督教文明的一场规则不对称的战爭。这些以死相拼的“圣战者”,由于掌握的暴力手段跟西方文明社会掌握的暴力手段不对称,次次均以同归于尽的方式终结这种自杀性攻击。无情的现实前景摆在那儿:如果伊斯兰极端势力像当年的阿富汗塔利班势力那样得势,像叙伊边境的伊斯兰国站稳脚跟统治一个区域之后,他们会肆无忌惮灭掉异教徒,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幸的是,随着近年来伊斯兰极端势力在全球范围内崛起,《查理周刊》事实上已经自觉不自觉走向了言论自由与伊斯兰教冲突的最前线。虽然巴黎这次血案发生后,“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已经从法国扩展为一种世界性的运动,但以言论自由去对付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嗜杀好战,无异于对牛弹琴,更何况美国一些浅薄的左派,居然以“我不是查理”,来标榜自己站在穆斯林极端分子一边,支持《查理周刊》的言论自由过分了,才是导致穆斯林极端分子大开杀戒的主要原因。

    通观几日来,很多西方自由主义者,虽然对极端分子用暴力消灭言论自由感到愤慨,立场鲜明地予以谴责,表达了捍卫言论自由的决心和意志,但只要西方社会作茧自缚,试图绕过“宗教自由”的政治正确屏障,来解决伊斯兰极端势力的侵害问题,将无助于面对穆斯林极端分子咄咄逼人的攻势。

    在这方面,美国当年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制造9·11事件重创之后,也是治标不治本地选择性地打击“基地组织”藏身其间的阿富汗塔利班势力,而不敢触碰用《古兰经》中宣扬的极端教条,结果是导致被真主的“圣训”中鼓捣出的一拨又一拨恐怖分子,从欧洲的巴黎,到美国的波士顿,从叙伊边境的伊斯兰国,到中国的新疆,依然层出不穷发生一次次血淋淋的暴力恐怖事件。

    结语

    综上所述,这次发生在巴黎的《查理周刊》血案,再一次证明了塞缪尔·亨廷顿曾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的下列论断,是非常正确的。

    自20世纪末开始频发的伊斯兰教文明和西方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其根源在于:

    首先,穆斯林人口的增长造成了大量的失业,使得新近投身伊斯兰事业的年轻人大为不满,给邻近的社会造成了压力,并导致了向西方的移民。

    其次,当伊斯兰复兴运动使穆斯林将其文明和价值观与西方相比较之时,穆斯林凭借其人口的爆炸性增长,从而对它们的独特性与重要性重新建立了试图统治世界的信心。

    第三,西方同时向全世界推广其价值观和体制、维持军事和经济优势的努力,以及对穆斯林世界内部冲突进行的干预,引起了穆斯林强烈的不满和报复。

    第四,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的退潮,消除了西方人和穆斯林共同的敌人,使它们开始彼此将对方视为主要威胁。

    第五,穆斯林与西方人之间的接触和混居日益扩大,激发了他们各自的新的认同感,并认识到他们的认同有何不同,对各自的民族特性以及不同于他人之处有了新的认识。两者的相互作用和混居还加剧了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即:一个文明的成员在由另一个文明成员所控制的国家中的权利问题。

    一言以蔽之,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穆斯林和基督教社会的相互容忍程度都在急剧下降,这种不能互相容忍,西方社会自然会发生像《查理周刊》血案这样事件:西方的自由主义者们,利用言论自由的权利讽刺挑衅伊斯兰教的大神,而穆斯林极端分子则用暴力加以回应。

    (2015年1月14日)

伊斯兰物化女性,严厉内控,所以繁殖能力确如蟑螂一般,完全选择了一种低级生物的进化方式,如癌细胞扩散。其教义转嫁责任于异教,将掠夺和奴役合法神圣 化,为众屌丝树立敌人和暴力动机(战利品奖励包括奴隶,天堂奖励包括酒和性),用来团结教徒。假设伊斯兰统治全球,那么将没有和平,没有人道,没有法则, 没有智慧,天启就真的到了,并且是在地狱沉沦。


看完古兰经和圣训,伟嘎耶教法经就发现,根本是政治纲领和律法书。纳粹以种族判敌我,用暴力手段,列宁主义以阶级判敌我,用暴力手段,伊斯兰教以信仰判敌 我,用暴力手段。所以说伊斯兰是政治因为用暴力铲除异教执行沙里亚法。而信仰是内心的东西。虽然暴力有限制,但穆斯林的虔诚和狂热会被一次一次被利益群体伪 造的条件而利用,产生暴民和恐怖分子。

伊斯兰教义已导致:炸毁巴米扬大佛(世界第二大佛)、烧毁亚历山大图书馆、破坏金字塔且拆除未遂、毁西域千年佛窟壁画、恐怖主义(巴厘岛、911、伦敦地铁、别斯兰事件、慕尼黑人质、波士顿爆炸、乌干达机场、1997年伊犁事件和乌鲁木齐系列爆炸案。。。)、亚美尼亚大屠杀屠杀150万 基督徒、同治陕甘回乱屠杀近两千万汉人、泉州回乱大屠杀、蒲寿庚叛宋杀光宗室、荣誉处决、波斯文明灭亡、埃及文明灭亡、巴比伦文明灭亡、拜占庭文明灭亡、 强奸幼女、一夫多妻殴打妇女、每年数千荣誉处决(父兄杀死子女弟妹)、宗教酷刑(沙特宗教警察当街斩首外国人,伊朗绞死同性恋、饮酒者和改变信仰者,但贩 毒五公斤才处死)、中国西北大面积贩毒、埃及全民性骚扰强奸、印尼屠华、新疆75事件、伊宁事变(新疆北部汉人被屠杀殆尽)、世界各地广泛攻击异教徒,如印度穆斯林常袭击杀死印度教徒和锡克教教徒。缅甸南部穆斯林屠杀佛教徒、拉什迪事件、特奥梵高事件、韩国神父事件、贩卖黑奴、屠杀查理周刊雇员。。。。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最新影视资讯